中国保安员培训第一品牌

500名北大保安励志故事 是逆袭神话还是毒鸡汤?

资料下载

500名北大保安励志故事 是逆袭神话还是毒鸡汤?

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7-07-25 * 浏览 : 0

    北大保安能逆袭

    很大程度上

    还是得益于“北大”这个标签

    在2017年高考季,“北大保安”成为热词。一份得到北大保安大队长王桂明认可的数据显示,到2016年,北大保安考上大学的数量增加到500人,其中大部分是大专,少量本科,还有12名研究生。

    近日挂在网上的一则北大保安招聘信息,专门提到了这一点:“(北大保安)还可以参加北京市的*人高考和自考,做到工作学习两不耽误。”“近几年来,北大保安大队有百余名保安员靠自学和成考,拿到大专或本科学历。”

    到北大当保安

    江斌是在2011年成为北大保安的。

    在到北大报到一周前,江斌在网上看到一条“保安北大讲《论语》”的新闻。

    一位名叫谭景伟的高中毕业生,在北京当了十年保安,2002年开始读《论语》,2006年写成20余万字的《论语布衣解》,后改名为《一位保安的〈论语〉心得》出版。2007年5月,谭景伟在北大讲论语,有人说他“糟蹋经典”,他说自己“仰不愧天,俯不愧地”。

    江斌读着他的故事,反复咀嚼这句话,心神震荡。1988年出生的江斌来自西北某省一个偏僻的村庄,这里地处青藏高原东麓。高中毕业后,他在西安某民办学校读大专。有时候,他对着校园里的湖发呆,满心不甘。这个民办大学发的学位证国家不承认,他好不容易走出大山,依然只能挣扎在社会底层。

    他看到了一个励志故事——湖北广水山区的高考落榜生甘相伟,在北大当保安期间成功考取北京大学应用文理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,并在四年后因出版《站着上北大》一书而声名鹊起。

    甘相伟在逆境中艰苦奋斗的故事,成为了中国高考作文十大素材之一。他本人被评为“中国教育2011年度十大影响人物”。

    2010年,江斌决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 “只要能去北大,有机会在重点大学旁听,哪怕是打扫卫生我也愿意。”江斌向记者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情。

    在未名湖巡逻了一天,江斌被分配到东门站岗。八小时工作制,三班倒,早班是7点半至下午两点半,中班是下午两点半至晚上10点;夜班是10点至次日7点半。由于缺人,需要经常加班,一小时加班费3.7元,最忙的时候连续24小时都无法休息。

    刚工作那段时间,江斌好几次想要放弃。他发现,在北大当保安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,要想统筹好学习和工作,需要付出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。站岗时无法开小差,即便下了班,时间也无法自由支配,需要在宿舍备勤,即不经请假不能擅离宿舍。

    几周后,他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学习方法。由于四人一班岗,两人一组,在门口站两小时后,轮换为传达室内的坐岗,负责登记来访游客的身份证,坐岗和站岗交替进行。于是他利用两小时的坐岗时间读书学习。 那时候,他还没有明确的学习目标和计划,只觉得知识重要,于是拼命读书读报。

    他书读得很杂,文学、哲学、法律、历史均有涉猎。还常有教授把自己出版的著作或闲余的书籍送给他们,他都会认真去读。

    由于工作努力,他被提升为班长,随后调至东北门站岗,手下管着十个人。

    成为班长后,他更忙了,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和读书。两个小时的坐岗期间,他要分配工作,协调突发状况;如果保安和人产生矛盾,他还要调解;晚上要查岗和巡夜;周末更忙,遇到游客众多的日子,经常焦头烂额。

    2011年4月,因为表现优异,队里要提江斌做分队长,推荐他申报北京市保安系统先进个人。他交了申请,也通过了。但对于是否做分队长,江斌很纠结——如果做,工作会更忙,投入会更多,离他的大学梦可能越来越远;如果辞职专心学习,又没有收入支撑。

    恰在此时,东北门打扫卫生的一位老人给了他一个建议。

    这位大爷是陕西省某小学退休校长,儿子在北大读博士后,现已留校做讲师。他推荐江斌去各院系办公楼里当保安,工作较保卫队更清闲,室内坐岗,学习时间多。

    北大在安保工作上采取外聘制,具体业务外包给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文安分公司和各个物业公司。其中,保卫部隶属于文安公司,归管部门是北京市公安局,队长王桂明同时也是文安公司的副总经理和工会副主席,下辖保卫大队和各分队,主要负责校门的驻守和校园内的巡逻工作。

    而大部分教学楼和院系办公楼里的安保,则由物业公司负责。 每个院系办公楼一般配备3~4名物业,分属不同的物业公司。与保卫队的保安一样,这些物业人员同样是合同工,没有三方协议,没有五险一金。

    但对于江斌而言,这的确是更好的选择。5月,江斌没有等到20号领工资,就和一帮在东北门站岗的兄弟一起去了法学院,成了一名物业管理人员。

    江斌终于有了更多的时间学习。此前他就对法律感兴趣,又在法学院工作,就利用得天独厚的资源,在不上班的时间旁听。让他印象较深的有朱苏力教授的法理学、张千帆教授的宪法,以及薛军教授的民法等课程。

    每天,在上午跑完步后,江斌回到宿舍或去二教自习看书。中饭后回宿舍练会儿书法,然后继续看书。晚饭后开始上班。他值晚班,从下午5点到晚上12点,在法学院凯原楼的前台值守,负责整理老师的快递,收发报刊杂志,做一些杂活。

    他喜欢写书法,尤其是行草,大气自由。以前在东门和东北门站岗的时候,他都不忘带去自己的文房四宝。

    有一天,一位法学院的在职研究生跑来跟他说:“我观察你好久了,如果真的喜欢法律,不如系统学习一下。”法学院的老师也建议他,与其这样旁听,不如考法学院的*人自考本科,踏踏实实地学。

    他于是咨询了北大继续教育学院,领回了一套*人考试的教材。他开始给自己制定严密的学习计划,早上起来朗读,因为清晨的记忆力最好,适合背唐诗和文言文。下午复习英语语法,晚上上班间隙看《民法》,不懂的可以随时问路过的老师和同学。2013年9月,他顺利专升本,成为一名北大法学院的在职本科生。